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号称“行业前十”的造纸巨头背负12亿巨债
http://www.bzys001.com2017-01-05 10:36:56中国包装网

  全国第二大担保公司河北融投违约事发,或为2015年最令金融行业震惊的事件。因担保的项目牵连多家金融机构,其违约后遗症陆续浮现。近日,被金融机构评估为行业前十的造纸巨头昌泰纸业,再次被曝出已于1个月前收到法院的5份裁定书,轮候查封昌泰纸业、彭国昌、国泰纸业名下的资产及股权,查封期3年!并背负高达12亿巨债。而按照昌泰纸业此前的规划,是要在4年内筹建520万吨造纸新项目,目标产能1500万吨,年产值150亿。

  上海、天津等多地投资人围堵钜派集团:起因是河北融投意外停止所有业务,导致昌泰纸业不能如期还本付息

  上海投资人舒兰、天津投资人张丹、辽宁投资人王浩原本素不相识。但今年,身为平安昌泰发展基金的投资人,他们共同加入一个名为“平安昌泰”的微信群,并在最近参与了维护自身权益的行动。

  2016年12月5日,因昌泰基金延期近1年本息仍然无法全额兑现,舒兰、张丹与王浩在内的十余名投资人,到位于上海陆家嘴的钜派集团原总部金穗大厦讨要说法。

  当晚,钜派集团发布公告,称“部分人员(其中大部分非投资人)在上海陆家嘴冒充投资人进行所谓维权”。这引起多位在场投资人的愤怒。十余名投资人的矛头直指钜派公告“不诚信”。

  钜派集团坦承,此次围堵事件确因昌泰基金而起。“因为向昌泰项目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的河北省国资委旗下、国内第二大担保公司河北融投被意外停止所有业务,导致昌泰纸业不能如期还本付息。”公告如是解释。

  不过,对钜派集团归咎于河北融投的辩解,投资人并不满意。不同于一般销售行为,钜派集团为昌泰基金募集方,其控股子公司钜洲资产则是基金管理人。投资人因此认为,钜派集团及钜洲资产在产品先期尽职调查及风险控制上可能失当。

  12月6日,舒兰等投资人又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简称“上海证监局”)反映钜派集团及钜洲资产问题,并递交书面投诉状。半个月后,上海证监局办公室书面回复“决定受理”。

  被隐匿的风险:投资人称昌泰纸业债务沉重,从多家金融机构融资12.661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或购买原材料

  舒兰、张丹、王浩等众多投资人认为,钜派实际是以种种欺瞒手段发行昌泰基金。“钜派在河北融投东窗事发的情况下,向投资者宣传河北融投是一家有实力、有偿付能力的担保公司,故意隐瞒河北融投一家停止担保业务的事实。”投资人在向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递交的联名信中说。

  记者查证《钜洲资产-平安昌泰发展基金基金合同》,条款列明其风控措施为:河北融投担保集团有限公司、国昌天宇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实际控制人彭国昌与配偶为该信托计划本息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因彭国昌系国昌天宇集团及昌泰纸业实际控制人,杨林说,该项目实际较为重要的外部担保便是河北融投。

  河北融投隶属河北省国资委,为中国第二大担保公司,也是河北唯一一家获AA+评级资质的专业担保机构。昌泰基金发行前,钜派向投资人发放的材料以及2015年1月9日发布的产品信息都特别以红字标出:河北融投所合作融资行为迄今未出现任何兑付风险。

  但据公开资料,2014年下半年起,河北融投担保的项目如海沧资本等已出现违约。及至2015年1月25日、即昌泰基金成立第6日,河北省国资委正式下发文件,河北融投控股集团被河北建投集团托管,河北融投担保公司被暂停了全部业务,包括代偿、履约或释放抵押物等。

  2015年2月,河北融投原董事长、党委书记李令成被带走协助调查,后查实其利用职务之便索取收受财物逾2亿元,而李任职期间主导过众多担保项目。2015年3月,河北融投担保公司总经理马国斌与昌泰纸业实际控制人彭国昌亦被带走。

  他们在联名信中称,钜派“隐瞒昌泰纸业拥有沉重债务”。其依据是,昌泰基金发行说明显示,昌泰纸业财务指标良好,企业在行业排名前十,2014年净利润达5.24亿元;事实上,昌泰基金发行前,2013年下半年至2014年末,昌泰纸业从陆家嘴信托等6家金融机构融资12.66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或购买原材料。这些项目周期为12至24个月,各信托或基金公司对投资人公布的预期收益率最高达12%,最低为7.5%,平均10%左右。但这一关键信息钜派未向投资人透露。

  杨林告诉记者,该产品的交易结构在实际投入昌泰纸业前的环节较多,可能导致实际所需付出的融资成本接近12%至15%,标的企业承担的财务成本负担较大。据此,投资该项目实质考验的是钜洲资产投资判断能力,即判断标的企业是否具有足够的偿债能力以便资金到期能按时还本付息。

  钜派在昌泰基金发行前提供的说明材料曾称,昌泰纸业“偿债指标比较正常”。但这份材料只列出了昌泰纸业的资产负债表及部分财务指标。杨林表示,如确实仅有上述数据,则该部分财务数据针对支撑“偿债能力正常”的结论缺乏一定的说服力。

  他举例说,针对“偿债能力”指标,钜洲资产在先期尽职调查过程中应当取得经审计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以及现金流量表与相关附注等财务信息,以便掌握反映该标的的真实经营信息;必要时亦需获取昌泰纸业的银行流水及征信报告等外部文件,以了解其账户中的真实现金进出并掌握其信用等情况。

  陈永则告诉记者,当前的监管要求只规定披露数据不能作假,未规定必须披露哪些数据,如何选取数据推介产品由此成为各公司的自由。

  陈永亦坦言,对正规公司而言销售和风控必然互相牵制,而尽职调查属于风控的责任。“风控是独立的、踩刹车的。金融企业的风控主要分为三个层级——第一档,风控防的特别严的,有一票否决权;第二档,风控只起到风险揭示作用,由公司更高层决策层去综合评估;第三档,风控就是摆设。”

  陈永谢绝评论钜派的风控属于哪一档。

  法院出具5份裁定书:轮候查封昌泰纸业、彭国昌、国泰纸业名下的资产及股权,查封期3年

  继12月5日投资人“讨要说法”后,钜派集团始终在努力平息这一事件及其带来的影响。12月27日,薛骏向记者解释了他们此前就昌泰基金问题采取的行动。

  12月20日,钜派又发放《“平安昌泰发展基金”司法处置进展告知函》,告知所有投资人:河北融投担保集团有限公司被判承担担保责任,代为偿付平安昌泰发展基金本息及相关费用。

  《告知函》同时公布了11月28日河北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5份执行裁定书,轮候查封昌泰纸业、彭国昌、国泰纸业名下的资产、股权等财产,查封期为三年。

  但陈永对钜派走诉讼途径追讨费用并不乐观。他说,昌泰纸业和河北融投几乎资不抵债,按照金融行业的规律,两三年后旧账一般只能做坏账处理。

  薛骏表示,钜派已联合30多家债权人机构,将共同向河北省请愿,尽快对相关涉案人员的司法处置、相关企业的资产评估及处置给出方案;同时,“恳请相关部门在处理案件的过程中,能考虑债务人企业的后续偿付。”

  据许洁透露,昌泰基金出现问题后,除转让协议提供的方案,钜派还曾出过“平安昌泰发展基金客户优惠方案”——投资人在2016年1月20日至2017年1月20日期间新认购钜派线上其他产品,可得到“在产品合同约定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基础上上调1%”等优惠。

  薛骏并不否认钜派“暂停”向舒兰、许洁等投资人提供优惠。但在他看来,这不是对投资人身份的区别,而是对其行为的区别,并称非常欢迎“投资人好好沟通交流,理智讨论问题”。

文章关键字: